摩天居士 发表于 2021-2-22 01:04:44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任淡如

“你闻到过白玉兰开花时候的气息吗?那种馥郁好象有生命一样,会和你捉迷藏,你觉得近在眼前,忽然又远远地抛在身后,寻它向西,它偏又往东去了,弄得你迷离恍惚,不知所然。
十梓街的白玉兰已经落了。

十梓街是用白玉兰作行道树的。每到二月,硕大馥郁的玉兰,衬着秦龙饺子庄的青砖黛瓦,一派古韵。

这曾是文徵明至爱的花木。



四百七十年前,文徵明种的白玉兰开了。

玉兰开了,又落了。-1.jpg
明 文徵明 玉兰图卷局部

你闻到过白玉兰开花时候的气息吗?

那种馥郁好象有生命一样,会和你捉迷藏,你觉得近在眼前,忽然又远远地抛在身后,寻它向西,它偏又往东去了,弄得你迷离恍惚,不知所然。

你只好说:好香!

文徵明也只好说:这是“前身韩寿有馀香”。

文徵明很爱玉兰。好象丘处机爱梨花一样。

他们都把自己爱的花比作“姑射仙人”。

偏巧它们都是洁白的、不太爱热闹的花。

文徵明的藏书楼就叫“玉兰堂”,他的藏书都钤有玉兰堂印记,有时候也钤“玉兰堂”和“辛夷馆”两方印。

玉兰堂里种的当然不只有玉兰,也种了菊花、梨花、海棠、牡丹,和许多青竹。但是玉兰最得他钟爱。



算起来,文徵明绘过三卷玉兰图,真真假假的,大家都说不清楚。

常常被提起的,当然是这一卷。

玉兰开了,又落了。-2.jpg
明 文徵明 玉兰图卷 纸本设色

那是明嘉靖己酉三月(1549年),文徵明81岁时画的。

他在卷中写道:庭中玉兰试花,芬馥可爱,试笔写此。

这画卷很长,大概一尺宽,四尺长,一米多的样子,那些芬馥可爱的花片,饱满洁净得像是少女的额头。

玉兰开了,又落了。-3.jpg
玉兰开了,又落了。-4.jpg
明 文徵明 玉兰图卷 纸本设色局部

此卷的跋尾很长,也特别。

因为,这其实是一封信,写给补庵先生的。

补庵就是华夏,明朝著名的书画、金石、藏书家。后来建了真赏斋,专辟为赏玩之所。

文徵明和华夏很熟,也常去真赏斋。这封信里的字潦草,看不大清楚,大抵,先是谢了华家的款待,又说回家后为疮毒所苦无心他事,又说到碑石云云,最后说到玉兰已画好了。大概,这幅玉兰本是华夏要他画的。

这个跋尾,本来是一封信,连画一起送到华府的,连信封都附在画卷里。

玉兰开了,又落了。-5.jpg
玉兰开了,又落了。-6.jpg
明文徵明 玉兰图卷局部

这段跋尾和玉兰图有什么关系呢?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说没有,是缺了这跋尾也不损这玉兰的仙人气质。

说有,是这段带着人间烟火气的跋尾和信封,让这卷四百年前的玉兰,新鲜馥郁,无端的有一种生气宛然,拂拂而来。

这卷之外,还有二卷。

一卷是湖石玉兰,上面的题跋是“辛亥八日,访补庵郎中,适玉兰花盛开,连日赏玩,赋此并系以图。徵明。”

玉兰开了,又落了。-7.jpg
传 文徵明玉兰图设色纸本 120×38.7厘米

明末汪珂玉《珊瑚网 名画题跋卷十五》里,也著录有同一题诗题跋的《玉兰图》,署年“嘉靖辛亥二月八日”。

明嘉靖辛亥二月八日,是1551年3月14日。

上面的题诗是两首七律:

绰约新妆玉有辉,素娥千队雪成围。要知姑射真仙子,欣见霓裳试羽衣。影落空阶初月冷,香生别院晚风微。玉环飞燕元相敌,笑此江梅不恨肥。

奕叶灵葩别种芳,似舒还敛玉为房。仙翘映月瑤台迴,素腕披风缟袂长。拭面何郎疑傅粉,前身韩寿有馀香。夜深香雾空濛处,仿佛群姬解珮珰。

诗见文徵明《甫田集》卷十四之《玉兰花》,然而此画是存疑的。

还有一卷绢本设色的玉兰。

玉兰开了,又落了。-8.jpg
传 文徵明 玉兰图卷 绢本设色 40×16 cm

这卷《玉兰图》上寻不到日期,不晓得什么时候画的,但这幅画上的题诗,曾收在《文氏五家集》卷六里。

玉兰开了,又落了。-9.jpg
我上下翻看过,似乎写在文徵明54岁赴京当官之前。也许是中年之作。

诗云:

孤根疑自木兰堂,怪得人呼作女郎。
绕砌春风怜谢傅,一天明月梦唐昌。
冷魂未放清香浅,深院谁窥缟袂长。
漫说辛夷有瓜葛,后开应是愧秾妆。

文氏集里此诗题作《咏玉兰花》,并解说:“此花以辛夷接本”。



“此花”为什么要以辛夷接本呢?

据说玉兰不结果,辛夷结果,所以明人“以辛夷并植其侧,过枝接生。”

明人大抵是极爱玉兰的。

因为玉兰这名字,是明人给的。

唐人唤它木兰,宋人唤它迎春。直到明时,方由姑苏好事人唤为玉兰。

明人王世懋(太仓人)在《读史订疑》中,考证了玉兰名称的由来:“我哥哥(王世贞)说古代没有玉兰花这名字,难道是辛夷的变种?……我考证了许久,终于认定宋朝叫它迎春。”

余兄(王世贞)嘗言玉兰花古不经见,岂木笔(辛夷)之新变耶。余求其说,而不得近。辛夷花初发如笔,北人呼为木笔。南人呼为迎春。作观木笔迎春,自是两种。木笔色紫,迎春色白。木笔丛生,二月方开。迎春高树,立春已开。今之玉兰即宋之迎春也。(王锡爵)岭南一门生来,见玉兰曰:此吾地迎春花,何此名玉兰。此乃知迎春是本名,此地好事者,美其花,改呼玉兰。——王世懋《读史订疑》

他在自己的《学圃除疏》里也说:“玉兰比辛夷开得早,所以宋人唤它迎春。”

玉兰早于辛夷,故宋人名以迎春,今广中尚仍此名。千干万蕊,不叶而花。当其盛时,可称玉树。树有极大者,笼盖一庭。

后来王象晋的《二如亭群芳谱》里就直接用了玉兰这个名字:

玉兰花九瓣,色白微碧,香味似兰,故名。

明人何时唤它玉兰呢?

如今能找到的最早的史料记载,是沈周的《题玉兰》诗。

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沈周《题玉兰》

作为沈周的弟子,“我家沈先生”不离口的文徵明,对玉兰的深爱,想来是有原因的。

但明人对辛夷可不大待见。

文徵明的曾孙写《长物志》,说辛夷给玉兰提鞋也不配……

玉兰,宜种厅事前。对列数株,花时如玉圃琼林,最称绝胜。别有一种紫者,名木笔,不堪与玉兰作婢,古人称辛夷,即此花。——文震亨《长物志》



文徵明和文震亨说到的辛夷,和玉兰脚前脚后开。区分望春、白玉兰、紫玉兰、黄玉兰、红玉兰、二乔玉兰、辛夷,经常弄疯早春一大拨人。

我们简单粗暴一点,玉兰九瓣,辛夷六瓣,若闹不清楚,便掰手指头数。

另外,紫玉兰开花的时候是长叶子的。二乔玉兰白里透紫。

文徵明《玉兰图卷》里画的,是常见的白玉兰。

印象里,十梓街东段白玉兰尤盛,因为有两三百米左右,行道树全是白玉兰。双塔公园内有几株高大玉兰,槛外望去,纷落如霜雪覆地。上方山范成大故居外也有一株,盛开时覆径约百步许,也很可观。人民桥中间段有一株玉兰,长得极高,正好在桥上就可以近距离看玉兰的样子。但最合明人心意的,大抵是网师园的玉兰。

如果你去网师园看玉兰,一定要记得,那么小的网师园,是有四株玉兰树的。一株很好找,在刚进去的天井里,又矮,花又多,很随和,你可以把花捧到脸面前来。

玉兰开了,又落了。-10.jpg
任淡如摄

还有一株生在高高的绣楼前,花开的时候,人抬起头来,只看得到它的枝干往天穹伸出去,纵横的缀满粉色花苞的花枝,把整个天空都遮住了。我想,要寻一把高高的梯,登着上去才能近看到。又或者,以前住在绣楼里的姑娘,一推开窗就能和它说话了吧——花开的时候,真是灿烂极了呀!

还有两株,要很小心地找,才找得到。

玉兰开了,又落了。-11.jpg
任淡如摄

清人朱廷钟写《满庭芳 玉兰》,说它“刻玉玲珑,吹兰芬馥”,我觉得真是妙极了,是顶好的写玉兰的句子。



清人李渔曾说:玉兰谢得快,待它开时须急急玩赏,玩得一日是一日,赏得一时是一时。

故值此花一开,便宜急急玩赏,玩得一日是一日,赏得一时是一时。若初开不玩而俟全开,全开不玩而俟盛开,则恐好事未行,而杀风景者至矣。噫!天何仇于玉兰,而往往三岁之中,定有一二岁与之为难哉。

我觉得还须加上一句:吃得一时是一时。

白玉兰是可以吃的。

《无锡菜典》记载着一种糯米玉兰饼的做法:清道光三十年,适逢玉兰花开,无锡城中迎迓亭孙记糕团店将玉兰花瓣捡择洗净,斩碎拌入馅心,用糯米粉做饼坯包起,放在油里煎成玉兰饼。

《群芳谱》里也写道:“(玉兰)花瓣洗净,拖面,麻油煎食最美。”

所以每见到肥厚的玉兰花片零落在地上,我就想捡来炸一炸……

后来真的煎过,用蛋糊拖煎,煎好以后脆脆的,有一点点微苦,不能说不好吃,但实在,也不算太好吃。时令之节,偶一为之,是很有趣的。

可怜今年,不但煎玉兰吃不着,也见不着那硕大馥郁的花片在枝上垂垂欲坠了。赖有画卷,与人赏玩四百年。

玉兰开了,又落了。-12.jpg
明文徵明 玉兰图卷局部

来源百家号:菊斋
谁来看过此贴
此贴被TA们浏览了1056次
+1
1056°C
沙发哦 ^ ^ 马上
楼主热帖
只言片语也是一种鼓励
返回板块
回帖列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发帖友情提示
1、注册用户在本社区发表、转载的任何作品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社区认同其观点。
2、如果存在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条例的行为,我们有权在不经作者准许的情况下删除其在本论坛所发表的文章。
3、所有网友不要盗用有明确版权要求的作品,转贴请注明来源,否则文责自负。
4、本社区保护注册用户个人资料,但是在自身原因导致个人资料泄露、丢失、被盗或篡改,本论坛概不负责,也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