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郎远树 发表于 2022-10-26 03:22:1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剩香集》序

李亮伟

古今“刘郎”多矣,我所青眼者,惟唐之刘郎禹锡、今之刘郎远树,二人而已。

何出此言?乃其际遇不由人,而骨气刚俊,逢“秋”不悲,俱为“诗豪”者也。他者,纵如茂陵刘郎,雄才大略,文治武功,把酒临风之际,能动骚人情思,或有称其《秋风辞》乃“秋风百代情至之宗”,然“欢乐极兮哀情多”,低回缠绵,不能释怀,终不过一“秋风过客”耳!又如惠陵刘郎,鄙夷求田问舍,能卧百尺高楼,虽有才气干云,终惜自失风骚也。

我与刘郎远树,自幼相识,又高中同窗,下乡回乡同村,大学同城,数十载交游相知,把臂论文。远树兄侠气、义气、狂气、节气、文士气,集于一身。今远树选辑近年所作诗歌,名之曰《剩香集》,我知其意气也。远树才情,少年茂发,文学资质,迥出同侪。观其气象,倜傥风流,其时师尊先达,料之将来,许以“文豪”。惜乎哉!时也运也,造化弄人,红尘俗世,苦命劳生,远树大半人生,竟无暇以亲管城子也。

吁嗟乎!孰料远树能得闲暇,却已是病入膏肓之时矣!数年来卧于病榻,诸“气”未捐,唯缺氧气,须臾不离氧气机、呼吸机,以续其命。试问何人至此,能无心灰意冷,坐以待毙?然远树豁达、风趣,久置生死于度外,竟不忌言死亡。昔有达人陶渊明,生前曾作《拟挽歌辞》,直面生与死;又尝为《自祭文》,准确评价自身,以充棺盖也。三年之前,远树已自撰挽联,预为后事。揆诸行为与思想意识,则远树可追渊明,乃当今一奇人、达人也。

远树勘破生死,却绝非“生无可恋”。文心不泯,便居其首。就他而言,多活一天,便是赚了。因之这“赚”来之光阴,绝无虚度。作诗,乃是其近年来戴着呼吸机面罩而勤奋之“耕耘”,自云“自缘多病饶诗兴,赋得黄华唱晚风”(《野菊寄怀二首》),如此笔耕,世间无两!作诗,本属人类最高级别之精神活动,其耗氧量之大,令人难以想象,远树撑持,竟能赚得盆满钵满——《剩香集》是也。其《自题诗集》道:“沉疴焉有治,弱叟只能诗。字字皆啼血,休云作者痴。”在他看来,不作诗,毋宁死。苟延残喘,向诗而生,真可称当代第一大“诗痴”也。为诗辛苦,以命以血,此为何其伟大之“耕耘”,此为“诗歌”之崇高,此为“诗歌”最显曜之荣誉!且可由此定义,作诗,乃是人世间最不容亵渎之事物,亦为当今“玩”诗者一戒,敬之,畏之。嗟乎!言之至此,恨不能举东海作清樽,为远树,亦为纯净之诗歌,浮大白哉!

今捧读《剩香集》诗稿,每每灵魂震颤。本来,“秋士悲”,“自古逢秋悲寂寥”,借“秋”以叹老嗟卑,为文人常态。“秋”乃是触动感发之媒体,亦为一种隐喻。远树此时期作诗之处境,不啻“秋士”,然其“秋”意,却总是别具滋味,别有亮色,在萧瑟之光景中,不时泛出一丝丝绚烂之光芒。如《西风三唱》:“一夜西风叶上霜,吹来人迹断迴塘。不堪老去还萧瑟,应许残花有剩香。”“卷地西风带雨来,满园黄叶覆苔莓。天公有意怜孤寂,故遣飞英上露台。”“久病逢秋最可怜,卷帘万木已萧然。西风昨夜来相狎,又送新寒到枕边。”诗人以“西风”之动物,纵贯三诗,构成一个系列。自然界之秋,关合人生之秋,托物言情,映照出诗人老病中极其敏感之心灵。姹紫嫣红、“群芳”相竞之春,已然早去无踪;秋花虽微,能傲霜斗寒,纵然残花,毕竟是花,纵然剩香,毕竟是香,殊为宝贵。“应许”二字,多少蕴藉,而期望寓焉。黄叶满园,尽是陨落,而天意有情,一片飞英,来伴幽独。飞英与人,孤芳相怜也。纵然“新寒”袭人,而感知灵锐,着一“又”字,意谓来即来吧,年年有此,又非初历,而了无惧意,则生命未息,精神犹健。三诗总以生意,抗拒寂寥之悲也。

又如《寒露寄友人》:“又见天昏落叶飞,小窗风雨透寒威。一生况味千般苦,十载瘟殃万念灰。已怯床头闻雁唳,哪堪月下望儿回。丹山此去无香木,赶趁秋光看紫薇。”寒露,乃秋季之重要节气,露气寒冷将凝结,鸿雁来宾,此等物象,最易触发老病之人低迷情绪,故前三联,道尽切身之痛。末句陡起显志,秋光、紫薇,具有一种振衰起废、导引生命之强大活力。“赶趁”二字,莫失时光之谓也。

就全集而观之,皆呕心沥血之作。《卧床有吟》:“花甲人方老,病深天不怜。卧床犹入椁,移步似挪山。有气声难响,无风体自寒。问医兼问道,参药亦参禅。咳喘如天籁,痰鸣作管弦。修成平淡意,生死两悠然。”远树晚年得以生命祭献于诗神,文心雕龙,务要精致;气虽残喘,吐必珠玉;语谋圆润,趣尚清芬;精构意象,力求意境。此《剩香集》命意之大略也,亦其诗歌艺术之追求。

远树近年作诗,因身体受困,连坐敲电脑键盘亦无法做到,只能卧床仰面,击点手机而成。故其词汇、音韵、平仄、典故、文化知识等,多在早年积累,可见腹笥丰厚;题材内容及审美意象,多取之于已有之生活阅历、经验,亦能神思远游,不乏合理之艺术想象,而绝无闭门造车之嫌。凡此皆难能可贵。其学、识、才、情,浑融于诗中。《山泉》其一:“跡断云深处,清泉出石根。素湍无定色,玉鉴有渟痕。细滴还成雨,轻飞未见温。最宜蝉噪夜,来洗旧灵魂。”此为咏物之作,也是一首山水诗。“山泉”之艺术形象,刻画曲尽,极富审美意境。首联铺叙山泉之所出,不著红尘,不沾泥土,自然涵储,自在流出,源头本清。中间二联,刻画山泉流经之处景象。颔联,着墨其清澈透明之美。上句,泉水在山间流淌,因其“素”,即洁净,则以一路流经之背景为色,诸如青崖、丹林、金沙等等,随物赋色,故称“无定色”,活画出泉水之动态与透明。下句,写泉水入潭,渊渟如鉴,清莹可爱。“痕”字精妙,于色相有无之间,勾显出泉水之清澈。颈联,着墨于飘洒之形态与清凉之美。山泉流转,随峰就势,细滴成雨,散布清凉。此中暗蕴泉水惠物之意,呼之欲出。尾联顺势收束,选择山中一清高之物——蝉,谓其得山泉洗礼,而愈见清高;且又进而衬托出山泉之清灵。全篇开承转合,构思细密;意象采撷和谐统一,产生合力,形成清雅绝俗之意境;字字珠玑,精当传神,无一虚设;情韵高远,人格自显。

《剩香集》中有较多咏物之作。我国咏物诗源远流长,常见之花草虫鱼等,前人皆已吟咏千百遍,今人再欲出彩,殊难也哉。但远树能自出新语,自发新意,修辞饰句,词洁气清。如《兰草》:“屈子纫为佩,天香已有评。若非幽谷芷,不得共清名。”《翠竹》:“青青无媚色,宁折不弯腰。有节真君子,高标瞰伟乔。”《红梅》:“羞同桃李笑,偏与雪和霜。愿得枝头老,长留一段香!”这类诗歌,注重在物性与人格相通之品质上,故能令人玩味颔首。另一类,注重形象之描摹,如《咏荷》其一:“夕舞怜清露,朝歌咏彩霞。”荷乃昼开夜合之花,风荷夜露,楚楚动人;朝发映日,灿若云锦。《咏荷》其二:“幽香无尽处,雅韵万般姿。”荷花清香四溢,气质高雅,仪态万方。诗人必是观荷细致,得其丰神,二诗描绘生动,传其神韵;对仗精工,颇耐品玩。再有一类,铺写、融汇其事典、语典,博综会通,渲染该物,带领读者对之进行文化解读。如《咏柳》:“绕径浮烟万万条,多情漫舞正妖娆。灞陵雨歇青丝软,洛苑花开白雪消。拂水便宜临酒舍,登楼岂不挂诗瓢?左公广植三千里,为度春风尽折腰。”此类诗歌,作者将其向所积累之知识加以运化,或作文化审美,或有所寄寓,然亦较选择读者。

《剩香集》为选集,篇数不多,又病榻间作,但题材并不逼仄,无论传统题材,抑或当代新生事物、时事等题材,皆有之。不过我一直有个观点,题材不最重要,最重要者,在于如何将其写好。例如,故乡情结,人所常有,而暮年“游子”特为强烈,《春回故乡》:“谁将玉带绕前坡,十里春风送棹歌。小渡江清鱼弄尾,长篙竹暖鸟穿梭。浣衣少女轻搓浪,散学顽童漫撵鹅。夹岸垂杨依旧绿,归来游子白头多。”近乡情切切,诗人精心采撷故乡沿河之风物,赞美故乡,风味十足。情感带入,横溢全篇;画意盎然,赏心悦目;炼词炼句炼意,可圈可点。置诸唐宋,几莫能辨也。

今人作旧体诗词,不可不多读古人作品,深入了解传统意象、意蕴。古人千锤百炼,今人“拿来”受用,灵活运化,含蓄蕴藉,自然诗味浓郁。远树谙之,自成造诣,如《盼归》:“鬓霜争奈晓寒何,独立春窗泪欲沱。陌上梨开不见柳,鸟鸣处处子规多。”“梨开”,谐音“离开”。“柳”,谐音“留”;又为传统离别意象、家园故物,《诗》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子规”,即杜鹃,传为古蜀王杜宇失国,其魂魄所化,鸣声似曰“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柳”“子规”,均为古代诗词中离别之经典意象。又如《春日怀乡》:“天去冬寒未去忧,杜鹃一唱一声愁。他乡酒好人留客,我病行难梦替舟。花片雨催游子泪,柳条风送断肠啾。可怜少伯冰心在,梓里殷情不肯休。”“杜鹃”“柳”“冰心”等意象,信手拈来,运用纯熟,自然到位。

序不宜长,言不尽意。集中诸多佳作,留与读者自去细细揣摩品味了。

嗟乎!戴着呼吸机面罩写诗且卓有成绩,远树真为当今诗坛之一个神话也。

愿“远树”继续以其生命之树结出丰硕之诗果,我们便可再期待其《剩香续集》之出世也。



壬寅年桂秋之月于甬上释然居



《剩香集》自序

这个世界上发生过一些很是莫名其妙的事情,其中一件是:我竟然和诗词结上了缘。

1955年农历7月26日卯时,我出生在一个父母俱文盲,且不重视子女读书受教的贫寒之家,祖宗三代没一个文化人,学历最高的一个亲戚也只读了初中二年级。我是在四川威远县龙会镇街上长大的。这里似乎没有称得上文化古迹的东东,也没听说曾经产出个什么名人,这样的成长环境,实在说不上钟灵毓秀。可堪庆幸的是我家对面有个小书摊,出租小人书,一分钱一本,供人坐着小板凳翻阅。我没钱,只能在那些租阅者旁边站着或半蹲着伸长了脖子“蹭书”看。久而久之,竟把三国水浒西游记的故事蹭了个滚瓜烂熟,以至于可以给小伙伴们说书。或许那个租书摊就是我的文学起源吧。

这是童年的事情。

上中学以后,没蹭书了,直接升级成偷书,做了“雅贼”,偷过母校图书室的藏书!后来直到大学阶段,我都被认为是同学中最有文才的,戏称文豪,还任了重庆大学学生文学社的社长,1982年重庆市第一届大学生“校园之春”大型活动的主题词是本人手笔。现在想来,我这点文学底蕴,恐怕就是从小蹭来的和偷来的,而我却心安理得,没觉得有多不光彩,因为老记着孔乙己老先生说过: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当然,无论如何,雅贼也是贼,毕竟难言光彩。不过,倘若时光倒流,估计我仍然会偷。在那个上语文课只能学毛主席著作的文化饥渴年代,不偷书何来书看?借吧,有书的人本就不多也未必肯借。曾向别人借过一本破旧的成语辞典,别人限定只借一天,逼得我通宵达旦地背啊,居然也背了许多。在这里我要特别缅怀我中学的语文老师唐学顺先生。唐老师旧学深厚,赞我天赋难得,对我特别偏爱,常有小灶待遇。其实数学老师也夸我冒尖,但我之一瓣心香,终属文学,而兴趣的形成多源于唐老师的嘉勉与浇培。还有我大学的古汉语老师黎见明先生亦令我十分尊崇。黎先生在“西南联大”求学时是闻一多先生的高足,如此推来,我应是闻一多的再传弟子。哈哈,某虽不才,也算师出名门,与文学还是沾亲带故有点渊源的。

但诗词毕竟是高雅的东西,照说和我一个俗人真不搭界。生活中本人放浪不羁,负气荒唐,有时像侠客,质直而好义,有时粗俗,甚至俗不可耐,常觉有辱斯文,交友也不分三教九流,实在很没有诗人模样。但说起话来又口若悬河引经据典,既出口成脏,又出口成章,四言八句还脱口成诗。同学说我是怪才,我说自己是怪胎。大雅若俗?大俗若雅?真雅假俗,真俗假雅?哎,我也说不清楚。

虽说我与文学的结缘还算比较早,但进行格律诗词的写作主要还是近两年的事。事实上,之前只是偶有写点新诗和散文,年轻气盛的时候,“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一怒之下就离开象牙塔下了海,由孔孟而陶朱。彼时,终日忙碌为稻梁谋,稍有成就以后又玩物丧志醉生梦死。“阮籍心中块垒甚,开尊恨不泄江湖”,大有魏晋名士愤世嫉俗大隐于市的作派!“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只顾着如柳永一般,“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却早把什么李杜苏辛平仄对仗抛到九霄云外了。只是近年来宿疾日沉,缠绵于病榻之上,病极无聊,有时间静下心来感悟一下人生真谛,偶有所感,偶有所忆,或有所见,或有所闻,便诉诸文字推敲成韵,东一首西一首,再经过一番筛选,编成这个小集子,如此也算对自己久蜇的文学情愫有一点交待,并且也算是对那些长期关注和热爱我诗词并有所期许的粉丝们的一种报答。我有诗曰:生存去辙同乌雀,死没来身各白驹。就以此作为浪迹人间留下的一点痕迹吧。唉,你看我,都黄泉路近了,还想着雁过留痕,终究还是未能免俗,终究还是着了相。

时下许多写诗的人,热衷于参加巧立名目的各种诗赛,但我很是不屑,因为我怀疑许多大赛不外乎是某些人赚钱割韭菜的套路,也实在看不惯其中的人情往来拉票刷票种种下作。蝇营狗苟,壮夫不为也!我不喜欢往纸刋投稿,因为总有看人眼色羔羊待宰的感觉。还是从今年开始,在朋友的“怂恿”下,我才陆续在“中华诗词”杂志和“岷峨诗稿”期刋上发表诗词。我也从未申请加入什么官方主导的诗词协会。最近倒是有官方诗词组织的朋友示以招安之好。天予我取,顺乎自然吧。我已经习惯了做一个无冕教授,当然也不惧当一辈子流浪诗人,只要我的诗,还有那么几句能得到读者的认可,则吾愿足矣,岂复他求?我只是弄不明白,同侪中许多人都“黄袍加身”了,为什么我却还是一袭白衣?人比人,气死人,用重庆人的话说,这就叫“混得孬”吧?

一个混字,万般无奈。我深入地解剖过,发现我这种生性耿介率真,又自恃才华孤高傲上的另类,在这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奇葩机制里,混得孬是顺理成章,混得好是鬼见天光!除非捐弃自我,甘当奴才和舔狗,否则没有出路。但是,直到今天,我仍然忠诚地遵从自己内心的命令而活,真实地活,虽然很难,心里也苦,但好歹保留了与生俱来的本色和骨气!“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斜阳”。这是陈寅恪先生晚年的一声浩叹。我自己也给自己拟了两副挽联,预为后事:

惜今生怀璞不售,哪堪黄土埋远树;

许来世有志竟成,可恨苍天妒刘郎!

真性情真坦荡真有学识,一世风流称才俊;

无谄媚无拘束无畏权贵,千秋傲骨叹孤魂!

這点傲骨,也表现在我的诗词里。我的诗词,不敢说如何登堂入室炉火纯青,没打算“暮年诗赋动江关”,更不奢望刘郎诗篇万口传,但敢说都是发乎真心,源自本色,都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如我之诗云:应做多情语,当羞无病吟。文章千古事,着意在危岑。这一点,相信读者诸君自会发现。

读者还会发现,我不是一个高产的诗人。这方面,病势沉重精力不济固然是根本的原因,另外的原因是本人不写虚与委蛇之作,没有灵感不写,决不为写而写。鲁迅曾经讽刺过一种人:把作品写得不成样子,还有勇气发表。眼下这类人挺多的,砖家叫兽粗制滥造忽悠卖拐从中牟利的比比皆是,针对此种现象,我曾即兴吟过一首绝句:文章本是多情物,字必连心句必珍。莫笑苦吟寒与瘦,知羞才是读书人!我固执地认为,做工应有工匠精神,做诗也当有诗匠精神。炼字,炼句,炼韵,炼意,反复打磨,千锤百炼,力求做到格律严谨和文字凝炼,决不把歪货拿出来丢人现眼!我追求“辞质而径,体顺而肆”的诗歌风格,力求语言质朴,明白流畅, 反对那种故作高深、卖弄文采、矫情而又无物无我之作。

简言之,一,只写真情,不事矫饰;二,精雕细琢,诗匠精神。这两条是本人信奉的写作原则。产量虽然不高,但产品的品质如何,且由世人评判吧。

时下流行出书,更流行请大名人作序,但名人有价,大名人作序是要收钱的,或者是要有利益交换的。问题来了,我如韩愈一般“刳肝以为纸,沥血以书词”,未有分文进项,反要倒贴银子请人作序,何苦来哉?目的无非是拉大旗做虎皮沽名钓誉罢了。我还是那句话:蝇营狗苟,壮夫不为!自然而然,我想到了前宁波市诗协会长,浙江省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中学同窗知己李亮伟教授。亮伟教授虽未名列顶级大咖,但其学养之博大精深,治学之严谨勤勉,评诗之客观公允,我敢说放眼文坛并不多见,言屈指可数亦不为过也!加上亮伟与我相知极深,所以,经反复考量,认为由亮伟教授作序是最为恰当的。当然,同样恰当的是:不用花钱。呵呵。

有的人喜欢在其诗集中注明其某诗曾在某刋登载或获某奖,这样加注的目的大概无非是为自己的作品贴一点金。本也无可非议,但我依旧偏执地不以为然。君不见拿钱办事,专门替人在各类刋物发表文章的黄牛党广告横行于市?如果你的作品天生丽质,又何必艳抹浓妆?君不见网络直播间里那些莺莺燕燕和舞台上那些当红花旦,哪个不是千娇百媚我见犹怜?可一旦关掉美颜褪去铅华,立马会吓得你怀疑人生! 还是赵本山活得明白:“不看广告,看疗效。”所以我主张通通撕掉包装,一律素颜,直接裸奔,倘有冒渎,幸勿见责。

“不堪老去还萧瑟,应许残花有剩香”。由于诗集里的作品均系本人在花残叶落的人生暮年里完成,故干脆命名曰《剩香集》,并仅仅以最初创作的时间先后顺序由近及远予以排列,因此各种体裁和内容杂揉,尚希读者鉴谅。

多言无益,沉黙是金,还是赶快煞尾吧:

沉疴焉有治,病榻只能诗。
字字皆啼血,休云作者痴!

是为自序。

                                                      刘远树

                 壬寅秋于歌乐山下融汇温泉寒舍






只言片语也是一种鼓励
返回板块
回帖列表
发表于 2022-10-26 11:14: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诗友新作。
发表于 2022-10-26 11:23: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10-26 11:30:3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人间,总是有缘分才相聚
发表于 2022-10-26 11:37: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学习,受益。
发表于 2022-10-26 11:44:2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诗人!

主题

好友

5213

积分
发表于 2022-10-26 12:30: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

好友

57

积分
发表于 2022-10-26 12:43:2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片丹心把诗吟,他人却平步青云。垂暮之年拾旧愿,熨平失忆大人间!
发表于 2022-10-26 12:54: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为前辈点赞
发表于 2022-10-26 15:17: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杨子 发表于 2022-10-26 11:37
好文笔!学习,受益。

多谢诗友,向你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发帖友情提示
1、注册用户在本社区发表、转载的任何作品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社区认同其观点。
2、如果存在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条例的行为,我们有权在不经作者准许的情况下删除其在本论坛所发表的文章。
3、所有网友不要盗用有明确版权要求的作品,转贴请注明来源,否则文责自负。
4、本社区保护注册用户个人资料,但是在自身原因导致个人资料泄露、丢失、被盗或篡改,本论坛概不负责,也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