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林先生 新手上路

主题

好友

308

积分
黔林先生 发表于 2020-3-24 10:55:33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写在清明节前

(1)

半截锈迹斑斑的破犁铧
暗插在木底河的塬
我通常将其称作河沙坝的土地
一双失明的眼睛,牵着吉祥的光羽
默默从低洼蹒跚地走在
时光的囚徒之路
此刻,他开始停顿在与
上官小学同向的凹地里
新大陆之上,苍鹰折翅归巢
回到生命脐血落地的原地

(2)

我的童年促膝于你通红的膝盖之下
玉米杆,油菜籽杆
我从“梁岗上”或是“麻窝地”给你
打捆扛到柴房
或是,石磨坊里母亲背着我咿呀学步时
辗过新米的石磨
一并都安放进了回忆里
一双破洞、塑料拉底的布鞋
为了索取那一点余温暖体
不得不选择包裹这摇摇欲坠的石炕

(3)

你思念自己的峡谷
或者是流浪的儿子终归回来,或早或晚
你曾对你父亲如是说
在你的岁月里
“大烟”以及“钱”,足以看出
曾经富裕过
但是,为了奔向父亲
你似乎未曾选择带走任何一样
即便是一块烤红薯
你都叮嘱你的孙媳留给我直到放学

(4)

不知道你是否因为深爱这土地
四个儿子,以另一种方式相聚
香炉以上,神龛以下
补了牌位,填补了属于你的留白
某一个阴沉的夜
几支家犬的颤吠声,尽力在山涧嘶吼
长明灯在嘶吼声中戛然泯灭……

(5)

但我分明看见
一个默默耕耘一生的农夫
倚在老屋窗沿
探望着他膝下的四个儿子
一块明镜般的墓碑
映照着辽阔的远方
追本溯源,我不再再三拷问自己
不再用哲学的视眼去对自身发问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6)

今夜,摆期大坡的夜空
一束束绚烂的烟花拔节滋长
又纷纷坠落
我在墓碑前久久沉湎
随手便点了三盏新灯
三盅烈酒,丝丝坠下……
三月的春风如哭丧时的一样
片片梨花坠落了一冢的白


+1
76°C
沙发哦 ^ ^ 马上
楼主热帖

举报

只言片语也是一种鼓励
返回板块
回帖列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