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居士 发表于 2018-3-21 01:01:58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导读: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礼记》《中庸》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50a97bcbg689737485be1&690.jpg

北京大学之设立,既二十年于兹,向者自规程而外,别无何等印刷品流 布于人间。自去年有《日刊》,而全校同人始有联络感情、交换意见之机关, 且亦借以报告吾校现状于全国教育界。顾《日刊》篇幅无多,且半为本校通 告所占,不能载长篇学说,于是有《月刊》之计划。

以吾校设备之不完全,教员之忙于授课,而且或于授课以外,兼任别种 机关之职务,则夫《月刊》取材之难,可以想见。然而吾校必发行《月刊》 者,有三要点焉:

一曰尽吾校同人所能尽之责任。所谓大学者,非仅为多数学生按时授课, 造成一毕业生之资格而已也,实以是为共同研究学术之机关。研究也者,非 徒输入欧化,而必于欧化之中为更进之发明;非徒保存国粹,而必以科学方 法,揭国粹之真相。虽曰吾校实验室、图书馆等,缺略不俱;而外界学会、 工场之属,无可取资,求有所新发明,其难固倍蓰于欧美学者。然十六七世纪以前,欧洲学者,其所凭借,有以逾于吾人乎?即吾国周、秦学者,其所 凭借,有以逾于吾人乎?苟吾人不以此自馁,利用此简单之设备、短少之时 间,以从事于研究,要必有几许之新义,可以贡献于吾国之学者,若世界之 学者。使无月刊以发表之,则将并此少许之贡献,而靳而不与,吾人之愧歉 当何如耶?

二曰破学生专己守残之陋见。吾国学子,承举子、文人之旧习,虽有少 数高才生知以科学为单纯之目的,而大多数或以学校为科举,但能教室听讲, 年考及格,有取得毕业证书之资格,则他无所求;或以学校为书院,媛媛姝 姝,守一先生之言,而排斥其他。于是治文学者,恒蔑视科学,而不知近世 文学,全以科学为基础;治一国文学者,恒不肯兼涉他国,不知文学之进步, 亦有资于比较;治自然科学者,局守一门,而不肯稍涉哲学,而不知哲学即 科学之归宿,其中如自然哲学一部,尤为科学家所需要;治哲学者,以能读 古书为足用,不耐烦于科学之实验,而不知哲学之基础不外科学,即最超然 之玄学,亦不能与科学全无关系。有《月刊》以网罗各方面之学说,庶学者 读之,而于专精之余,旁涉种种有关系之学理,庶有以祛其褊狭之意见,而 且对于同校之教员及学生,皆有交换知识之机会,而不至于隔阂矣。

三曰释校外学者之怀疑。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礼记》《中庸》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足以形容之。如人身然,官体之有左右也,呼吸之有出入也,骨肉之有刚柔也。若相 反而实相成。各国大学,哲学之唯心论与唯物论,文学、美术之理想派与写 实派,计学之干涉论与放任论,伦理学之动机论与功利论,宇宙论之乐天观 与厌世观,常樊然并峙于其中,此思想自由之通则,而大学之所以为大也。 吾国承数千年学术专制之积习,常好以见闻所及,持一孔之论。闻吾校有近 世文学一科,兼治宋、元以后之小说、曲本,则以为排斥旧文学,而不知周、 秦、两汉文学,六朝文学,唐、宋文学,其讲座固在也;闻吾校之伦理学用 欧、美学说,则以为废弃国粹,而不知哲学门中,于周、秦诸子,宋、元道 学,固亦为专精之研究也;闻吾校延聘讲师,讲佛学相宗,则以为提倡佛教, 而不知此不过印度哲学之一支,借以资心理学、论理学之印证,而初无与于 宗教,并不破思想自由之原则也。论者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则深以为怪。今 有《月刊》以宣布各方面之意见,则校外读者,当亦能知吾校兼容并收之主 义,而不至以一道同风之旧见相绳矣。

以上三者,皆吾校所以发行《月刊》之本意也。至《月刊》之内容,是否能副此希望,则在吾校同人之自勉,而静俟读者之批判而已。

1918年11月10日
+1
679°C
沙发哦 ^ ^ 马上
楼主热帖
只言片语也是一种鼓励
返回板块
回帖列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